未分类

小火星软件app

“顾云、顾云,你听说过《农夫与鸽子》的故事吗?”

白鸢站在顾云肩头叽叽喳喳。

她完继承了鸟类咋咋呼呼的特点,虽然每天醒来的时间十分有限,但白鸢却能在这极为有限的时间里,说出别人一天的量。

“《农夫与鸽子》是讲什么的?”

“这么有名的故事你居然都没听过呀!传说在一个寒冷的冬天,赶集回家的农夫在路边发现了一只冻僵的鸽子,他觉得鸽子十分可怜,就把鸽子抱了起来,还将自己的大衣借给鸽子取暖。

在农夫悉心的照料下,鸽子很快苏醒了,并且露出了善良的本性,为了感谢农夫的帮助,她将自己的一枚羽毛送给了农夫,虽然这枚羽毛不会实现农夫的愿望,也没法保证农夫和他的后代世代安康,但却是农夫与鸽子友谊的象征!

怎么样,这个故事是不是非常感人?现在这里就有一只快要冻僵了的鸽子,你完可以把大衣借给我!”

白鸢循循善诱。

她诚实,她就是馋顾云的大衣。

这衣服是上次出门时安铃帮顾云挑的,绒面的里面还加了保暖层,一看就很暖和。

“我怎么记得这故事好像不是这么说的?”

别的顾云不知道,但这个故事的开头他却有些印象。

自己定义美丽瞬间

小时候妹妹总是缠着他讲故事,他无奈买了一本故事大,上面好像就有白鸢刚才说的故事。

只不过那故事的开头说的好像不是鸽子,而是一条冻僵的蛇。

农夫出于好心救了蛇,蛇在得救了之后却露出了本性,反咬了农夫一口,农夫最终蛇毒发作不治身亡,为自己的好心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顾云之所以记得这个故事,是因为他觉得这很有教育意义。

它用惨痛的结局,告诫所有人,如果不好好锻炼身体,就会连路边的蛇都打不过。

他正是通过这个寓言故事来启发妹妹对于修行的兴趣,只可惜收效甚微。

而现在如果把蛇换成了鸽子,还改成了大团圆的结局,那就彻底丧失了它应有的教育意义。

“你这故事是编的。”

“谁说的?这是真实发生过的,我只不过是把房东换成了农夫,还稍微对结局进行了一些艺术加工罢了!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,我放跑了餐厅的鸽子之后正准备向人类复仇么?”

“然后你不是就被基金会抓去研究了么?”

“在我被他们发现抓去研究之前还隔了好一段时间呢,我后来因为天气太冷又无处可去,就偷偷溜进了房东家里偷吃东西,没想到却正好被房东太太抓了个正着。”

“哦?于是你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她赶走了?嗯,总算是有些反派的感觉了。”

“并没有,然后我就被收养了。”

白鸢实话实说,她身为天灾,本不该向渺小的人类低头。

但是房东太太家里有暖气,有热呼呼的食物,还有电视看,收养了她之后,太太每天晚上都会给她单独煮一根小玉米。

“不过我也不是白吃白喝,我有好好地帮她看家!”

“你都在睡觉,怎么看家?”

“谁说睡觉就不能看家了,我还赶走过入室盗窃的小偷呢!”

一说到自己的英勇事迹,白鸢便会趾高气昂地挺起胸脯,同时张开翅膀比划着当时的场景。

“那个小偷是跟踪狂,知道房东太太一个人在家,所以就大晚上偷偷溜了进来意图不轨,但是在他实施任何犯罪行为之前,就被我击退了!”

至于她为什么半夜还醒着的主要原因,是因为那天白天睡在了空调下面,温暖的气流实在是太舒服了,结果一觉醒来都已经入了夜。

于是白鸢醒后便飞去厨房啄食太太留下的小玉米,刚吃完小玉米就和鬼鬼祟祟溜进来的小偷撞了个正着。

小偷看见厨房里有一只鸽子当场就愣住了。

白鸢见状顿时英勇无比地冲了上去,对着小偷又啄又挠,三下五除二地把小偷给赶跑了。

“于是房东太太十分感动,就此和你建立了深厚的友谊?”

“本来应该是这样的走向,可是我被那个小偷举报了!”

“他还能举报你?”

“好像是因为当时赶他的时候,因为太过激动不小心骂他了。”

因为天灾的降临,她所在的城市发生了巨大的变故。

这时有人举报说遇到了一只会说话的鸽子,供词立刻引起了基金会的高度重视,派出了一只精锐的小队上门把她给抓走了。

“这样一来,你的故事就有教育意义了。”

顾云点头说道,“正好教育人们做事要斩草除根,如果是在战场上的话,我一定会确保那个小偷没法透露任何关于我的消息。”

典型的大反派发言。

不愧是你!

“好了,我都把我的事告诉你了,你应该把衣服借给我才公平!”

“给你。”

顾云当即脱下外面的冬装,将白鸢裹了一圈。

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这些厚重的衣服来保持体温,想当年在冰川试炼的头几天,他的衣服就在与魔物的搏杀中破损了,他曾赤裸着上身踏遍了极北之地的每一个角落,还与冰龙谈笑风生,丝毫不为寒冷的龙息和暴风雪所影响。

至于来到这个世界不赤裸身体的主要原因,是因为会被路人当成变态报警处理。

白鸢眉开眼笑,这冬装和她想象中一样保暖。

“顾云,你是个好人,哦,不对,应该是好反派!”

虽然是大反派,但却好说话又富有同情心。

仔细一想,她寄住在沈月家里的时候,安铃和艾薇儿有各自的工作没时间,沈月又十分懒惰,小玉米几乎都是顾云一个人帮她买的。

来隐龙寺之前,顾云还专门带她去逛超市。

这个人对待她好像比房东太太还要友好!

“顾云!”

“怎么?”

“给你这个!”

白鸢别过脑袋,从自己的翅膀上啄下了一枚洁白的羽毛,衔着递给顾云。

“这个有什么用?”

“没什么用,既不能实现愿望也不能给你带来好运,但是这是我们友谊的象征!我可不会把羽毛随便给别人。”

顾云仔细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白鸢的羽毛洁白柔软,但却从来不掉毛,和那只走到哪就掉毛掉到哪的兔子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那白兔掉毛快长毛也快,简直就是一个兔形环境污染机器,安铃已经不止一次建议他买一台扫地机器人了。

顾云接过羽毛,放进了衣服内侧的口袋。

“对了,白鸢。”

“啊?”

“等下了山,你想不想回去见一见之前的房东?”

“好啊,但是路太远了,你得帮我买一些保暖的东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