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直播app草莓

暗器又见暗器!

贤哥对这种无赖绝不留情,瞄准对方的头部,一顿神操作。

一根、两个、三个….所有金条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头上、脸上,对方被砸的抱头鼠窜,嘴里哼哼唧唧。

“啊~~哎呦…..哎呀…..疼….疼….够了…够了…别砸了。”

“别呀,这肯定不够啊。老子要赔你修车费、医药费、没准还要精神损失费呢…”李贤嘴上讥讽道,手上也没闲着,继续砸这孙子。

徐海水默默的帮李贤把丢出去的金条捡回来,以免丢失,当手里有了五六根金条的时候,目光瞟向贤哥的裤兜,心里很是疑惑。

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,运动裤前后只有四个裤兜,为啥能装下这么多金条。

难道….藏在里面了?

徐海水疑惑归疑惑,但绝对不会多嘴。

他很清楚自己的职责,老板的秘密,不能瞎打听!

徐海水收好金条,安静的站在一边,李贤出了口恶气,也就收手了,他知道再玩下去,就要穿帮了。

周围的人群看的目瞪口呆,包括旁边的交警和民警也是愣在当场,他们见过不少打架斗殴的场景,但从来没见过拿金条砸人,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美女与浴缸的结合

原来!真的可以用钱砸人!

人群中有人反应过来,突然大声叫好,接着大部分人相继附和,场面突然变得嘈杂。

“砸的好,砸死这个滚蛋!”

“砸死他,砸死这个醉驾的!”

“干的漂亮,这种人不能放过了。”

“就是,醉驾肇事还敢嚣张,就是欠收拾了。”

“哥们你放心,我们都会帮你作证。”

“没错,我们都看见了,他撞了车就想跑!”

唉,群众们还是富有正义感的。

这话听着心里都舒坦多了。

其实也不用他们作证,这条路上是摄像头,只要调取监控路线,一切颠倒是非的狡辩,将不攻自破。

贤哥把我是扩音器技能卡换了下来,喘了口气,缓了缓,这个技能用多了,容易气息不足,对嗓子也不好。

那个玛莎拉蒂车主逃到了警察身边,高警官眼神中满是厌恶,却隐藏的很好,他象征意义上的劝了两句,但明显是拉偏架的节奏。

“李先生,你先消消气。这事你放心,我们肯定会秉公处理,不过要麻烦你和秦先生跟我们回所里做个笔录。”高警官平和说,随后瞟了一眼躲在身后的玛莎拉蒂车主,冷声道:“徐先生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这个玛莎拉蒂车主姓徐,名叫徐昊,目前就职于SOHO华夏有限公司,任行政助理一职。

交警查了下车辆信息,这辆玛莎拉蒂总裁并不是他的车,车主名字叫徐强,应该是他的亲戚。

目前已经联系了车主,让他过来了解情况,现在已经在路上了。

贤哥冷眼瞪了徐昊一眼,随后对高警官点点,道:“好,我配合你工作。”

秦由这边跟交警说了下被追尾的情况,剩下的事情交给赶过来的保险公司处理。

贤哥也给森那美的黎东岳打了电话,让他过来算一下雷文顿的修车费,今天肯定不能轻饶了徐昊。

把徐海水留在这等黎东岳,秦由打了个电话,跟朋友打了个招呼,随后一行人跟着警察来到附近的塘桥派出所。

调解室里,鸦雀无声,气氛有点凝重,李贤和秦由坐在一起,两人很有默契的看向对面徐昊,冰冷的目光给了对方很大的压力。

徐昊是真的有点怕了,即便是在非常安的派出所里,也不敢再咋呼了。

有句话叫,没挨过打,就不会长记性。

徐昊就是这种人,贤哥不削他两顿,没准他依旧肆无忌惮。

现在,他可算明白贤哥是什么人了。

这位爷真敢动手啊,就算警察在旁边也拦不住!

警察蜀黍还拉偏架,这上哪说理去!

“李少,你牛X….”秦由在桌子下面偷偷的伸出了大拇指,小声道:“我也想揍他,可惜没机会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李贤弯了下嘴角,小声道:“想削他,估计要等等了。以他今天犯的事,估计要关一两个月。”

李贤不太清楚醉驾、危险驾驶的量刑标准,好像是按血液内的酒精含量,计算拘役天数。

如果没有造成重大的交通事故,最多也就罚款、吊销执照、关上十天半个月左右。

说实在的,这点惩罚,属实有点轻了。

对于这种人,国家就应该加大惩罚力度。

七年起步,无期打底,看谁还敢在马路上肆无忌惮。

“才关一两个月嘛,这不是便宜他

了。”秦由微皱眉头,明显对于这么轻的处罚不太满意。

“嗯,没办法,法律说的算,咱们说的又不算,该怎么罚按程序来嘛。”李贤耸耸肩,道:“不过,咱俩的车该赔多少,就是咱们说的算了。我那辆雷文顿修下车头,补个漆,最少要百来万吧。你的拉法车头都快撞没了,返厂大修少说也要一两千万吧。”

秦由闻言,微微挑眉,嘴角向上扬起:“嗯哼,没错,最少一两千万修车费。让他赔,一分都不能少了。”

呵呵,最好让他给你赔台新车。

两人相视一笑,目光齐刷刷的又看向对面,一脸的不怀好意。

徐昊心里咯噔一下,双手一抖,手里的杯子摔在了桌子上,他不敢抬头与李贤他们对视,心里暗自担心:他们俩想干啥,不会是想在这里揍我吧。

徐昊也不是傻子,之前是因为劲酒上头,他才敢肆无忌惮的的叫嚣、咋呼、耍无赖。

而现在差不多清醒了,他当然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。

先不说警察会怎么处理自己,就说眼前这两位,一个开拉法,一个雷文顿,那都不是好惹的主。

他一个开玛莎拉蒂的,还不是自己的车,那什么跟开拉法、雷文顿的人横。

徐昊一脸苦闷,心里暗自后悔:我怎么就犯浑,惹到他们了。

叔叔啊,你快点来吧。

世上没有后悔药,徐昊现在只能指望在SOHO当高管的叔叔,帮自己摆平这次麻烦。

以叔叔这么多年经营的人脉关系,应该不难解决吧。

“咳咳….”

一声咳嗽打破了屋里的沉寂,李贤端起桌子上的茶杯,喝了口水,先开口道:“高警官,我觉得没啥好调解的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按章程来。

他想让我赔修车费和医药费,我认赔,我接受教育。但是,我和秦少的修车费,他也得赔吧?”

“就是,我们的修车费,必须要好好算算。”秦由附和道。

“呵呵….李先生、秦先生,你们的修车费,肯定要由徐先生承担,但在此之前,还是要协商一下对徐先生的处理方案….”高警官完是按流程来,不过也就是走个过程。

李贤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直接道:“真没什么好协商的,就公事公办吧。我和秦少肯定是不会接受和解的,你直接把他带到审讯室就行了。”

“醉驾、危险驾驶、危害公共安、肇事未遂….”李贤说着,给秦由打了个眼色,“秦少好像身体不太舒服,应该是受了点内伤….”

“没错,我要验伤….”秦由很默契的配合道。

啧啧…可以可以!

李贤弯了下嘴角,看向高警官继续道:“这些罪行加一起,能关他多久,是不是可以起诉他?”

莽夫不可怕,就怕莽夫有文化!

高警官心里好笑,咳嗽了一声说:“这个….就要看最后的定责,还有他是否构成了危害公共安。”

“我赔钱,我认罚,我知道错了。”素质三连,徐昊清楚自己不能再沉默了,主动开口道。

他算是看明白了,揍他都是轻了,对面的两位壕是要弄死他。

“呵呵,赔钱?”李贤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目光看了眼高警官,对方示意他随意,于是点着了火,慢条斯理的说:“那咱们好好算算这笔账。你的后车窗和门窗都是我砸碎,两块挡风玻璃,我就给你算十万。”

说着,看了徐昊一眼,对方轻轻的点了下头。

李贤继续说:“刚才你跟警察同志告状说我打你了。我觉得你这个说法有点欠妥,我那是阻止你犯罪,可能手法有点激烈,但本意是好的。”

“噗~~”秦由发出的声音,他差点被李贤逗乐了。

李贤白了他一眼,目光又看向徐昊,对方轻“嗯”了一声,等等默认了这个说法。

李贤继续说:“当然,我手上可能没轻没重的,让你受惊了。不过,你放心,我会负责。五万块医药费应该够了吧?”

徐昊没想到李贤会这么大方,整个人愣了一下,他刚想说不用这么多,就听李贤说:“我该赔你的钱,算清楚了,一共十五万。”

“现在算算,你该赔我多少钱。我那台限量版硬顶兰博基尼雷文顿,售价加上运费税费一共三千多万。被你蹭了下车头,修补加补漆少说要一百多万。”

“一百…多…万…?”徐昊瞪大了眼睛。

“没错,一百多万。不过,我这人心善,给你凑个整数,你就给我一百万就行了。”

“我….我….”

“扣除十五万,你还欠我85万!”

“85万….太多了…”

李贤话音刚落,徐昊才刚开口,就被秦由打断了,他自顾自的说:“我那台

拉法落地价三千两百多万,车尾和车头都要大修。我也给你凑个整数,你给我两千万就行了。”

“什么…..两千万!”徐昊眼睛都快瞪出来了,嘴巴张得跟蛤蟆一样,激动的喊道:“你们怎么不去抢呢,我哪有两千万给你们。”

徐昊“噌”的一下,站了起来。

他忍不住了,得不得罪不该惹的人已经不重要了,两千万没有,要命一条:“要钱没有,就算打死我也没有。”

秦由和李贤对视一眼,一前一后说道:“耍无赖是吧?”

“有种,你就再说一遍!”

秦由拍了下桌子,沉声道:“想清楚了,这里是魔都,而我叫秦由!”

卧槽,这个B给你打9分,怕你骄傲。

李贤把玩着龙纹火机,头都没抬的说:“哥没啥名声,但哥脾气不好。”

“警察…..同志….你看他们…..”徐昊心里发颤,想求救,但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。

高警官无奈的耸耸肩,他本身就不太像帮徐昊说话,所以干脆不插手了,而这个时候,房门被敲响了。

“高所,徐昊的亲属来了。”

“哦~~让他进来吧。”

片刻功夫,一位穿着正装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推门进来,他就是徐昊的叔叔徐强,现任SOHO华夏集团行政副总裁,主要负责公司的项目开发和工程管理工作。

徐强1999年入职SOHO华夏集团,历任项目经理、项目总监、工程副总裁,服务公司15年,绝对算是元老级骨干了。

推门进来的除了他之外,身后还有两位年轻人,一位脸型微胖带着黑框眼镜,笑起来很和善,这人就秦由的死党蒋兴,另外一位有点瘦的年轻人,是蒋兴的朋友叫侯亭。

“叔….你可算来了….他们…”

“闭嘴!”

徐强瞪了侄子一眼,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,随后不再理自己的侄子,而是换上一副恭维的笑容,来到秦由面前,伸出手:“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